臧天朔执导草原音乐季 坦言唱现场跑调不能忍

编辑:小豹子/2018-09-05 18:24

  音乐季总导演臧天朔

  我有戏·多伦诺尔·国际草原音乐季”

  我有戏·多伦诺尔·国际草原音乐季”导演臧天朔

  我有戏·多伦诺尔·国际草原音乐季”

  我有戏·多伦诺尔·国际草原音乐季”歌手曹方

  我有戏·多伦诺尔·国际草原音乐季”

  我有戏·多伦诺尔·国际草原音乐季”

  川子

  川子

  马条

  马条

  小娟

  小娟

  小娟

  小娟

  臧天朔

  臧天朔

  网易娱乐8月2日报道 日前,由臧天朔担任导演的2017“多伦诺尔·我有戏·国际草原音乐季”在西蒙多伦县举办,在音乐季现场,臧天朔接受网易娱乐独家专访,畅聊身份转变后心态的变化,以及未来在音乐上的动作。这是自三年前复出巡演后,臧天朔在音乐事业上多元化的新开拓。此次音乐季为期近50天,涵盖多种音乐风格及户外游玩项目。

  云音乐:以音乐季总导演的身份参与到整个制作中,与歌手身份有何不同?

  臧天朔:因为去年做沙漠音乐节就有这个体会,觉得虽然观众比较疯狂,但风格还是太单一,我觉得有很多好的音乐可以呈现,因为摇滚乐里头很细,各种各样的音乐风格,很多人没有机会,所以这次就想,为什么周一到周四,每天还有一些小节目,如果按原计划执行可能有七八十支乐队,每天两个,周一到周四,四期,每星期有四天,现在六周,四六二十四天,就是四十八支乐队。

  对于四十八支乐队,我现在比较遗憾的是好多东西没看到视频没听到音乐,他们的统筹这边的一些工作也出现了偏差。因为我想呈现的是,我觉得这就是回报,所谓回报就是你对这个东西的执着也好,什么也好,光说没有用的,你就可以站在舞台上让更多人欣赏你的才华,你可以通过你自己的辛苦,站在舞台上炫耀自己,他们应该得到这种东西。

  去年的三天,99%全是特别重的摇滚乐,对于其它风格来说我觉得可能就差一点,因为我能感觉到观众的意犹未尽,只有三天,第四天他可能还有热情,基于这个,也基于跟我们说的每到夏季暑期的时候他们每天有100多万的旅游人流流量,所以我们才敢做这事儿。

  臧天朔:我们的初心都是特别特别美好,把各种风格尽量(整合),现在里面除了京剧没有、地方戏没有,几乎是差不多都有了。所以想得挺好,但期望更多人通过我们这种精心的编排能感受一下风格之间的变化,风格与风格之间的不同,这也是我们的用心,因为它时间太长了,所以一种风格不太可能。摇滚乐不用说,摇滚乐就分了好几种,重金属、非金属,还有专门有涉及,8月4号、5号、6号是摇滚群英会,8月13号是黑金属,又不一样的一种摇滚,其它还有像中国国家交响乐团,他们带来很多特别经典的古典音乐作品,跟草原有关的一些音乐作品,还有儿童的,还有民谣,女子摇滚乐队,全是女的,主唱都是女的。

  我们第一周14、15、16那三天全是来自于草原,90%全是蒙语,这也是我要求的,因为不太喜欢那种穿着蒙古袍或是穿着西藏服装一张嘴唱汉语的,他们真是从草原来的,有些是乌兰牧骑,牧民,他们的歌声也是传承了很多,上百年甚至更久远的长调,反正我能听出来他们对自己这片草原,包括他们的牛羊、包括他们的天空,他们对自己家乡的爱吧,那种爱是特别真挚的,他们感染你,不是随便说说而已,通过他那种辽阔的旋律,你马上会有画面感,14、15、16基本上全是这样的。

  当然最后也安排了一些明星朋友,著名的歌手,你看宋晓峰也来,晓峰就是搞笑的,风格还比较多,除了京剧没有,除了地方戏没有,其它的基本都全了,小孩的晚会就特别丰富,有传统的、有现代的,传统的就是传统的舞蹈,还有一些街舞,小孩子的。唱歌也是,有些传统的唱的,那里面有京剧,小孩唱京剧,但另外一部分全是小孩打鼓,弹吉他弹贝司,唱歌也有。

  云音乐:在现场您主要抓哪些方面的工作?

  臧天朔:他们演的时候我就坐那儿,盯着音响盯着灯光,甚至包括盯着视频,这个歌手的音乐什么状态,因为他们都很习惯性的,他们有他们自己的工作习惯,他们的工作习惯可能就这几个视频来回放,他们可能有大量的,甚至有好几个G的东西都不用,来回用这几个,作为我来说,看了这些东西肯定就觉得不是那么舒服,我会提醒他。比如女孩子唱歌,多弄点儿玫瑰,多弄浪漫一点儿的,比如摇滚乐能不能弄得重一点硬一点,这就是我的工作内容。

  声音上,比如贝司出不来,或者吉他出不来,或者主唱(声音)小了,我就告诉他们,加个混响或者加个Delay,这是我的工作。主要干这个。

  臧天朔:我经常看音乐节的布置,比如它的舞台是什么样的,比如今年有什么新的东西,电子音乐什么样,电音的东西,我都看过,看那些东西。另外在考虑舞台的布置,不是上千支灯在那儿怎么样,不是那个概念,怎么设计出来,又简约但又特别别致。

  再就是听他们的声音,这一点我真不是吹的,有一天我们的东西在网上放的时候,你听我们的声音和我们的画面,绝对要比中国任何音乐节都强,我真不吹牛,这是我做了大量工作的,因为我看了很多音乐节,比如天漠的,迷笛的,甚至是草莓,我老看,我听他们声音老对不上,声音老是特别扭。但这次我们肯定要解决这个问题,必须解决,而且确实已经解决了,我跟我们的音响部门,跟我们的视频部门,看他们怎么对接,你别说我只是视频的,我把画面弄好了,声音不管,那不行,做音频现场声音要保证什么样儿,传出去的信号就是什么样儿,得八九不离十,不能现场声音挺棒的,之后那边一听20%都不到,那肯定不行。

  这一点也是细化的东西,前期做了很多实验。

  本次“我有戏·多伦诺尔·国际草原音乐季”长达49天,本周更是将打造摇滚乐盛宴,将摇滚乐与越野体验巧妙融合,越野情怀尽显,值得期待。在媒体探班的民谣专场,何西与乐队、杨明毅与汶麟乐队、马条乐队、小娟与山谷里居民乐队、川子、曹方,以通俗、美声民族唱法,带领观众深入草原,感受民谣的魅力。

  云音乐:在考虑歌手、嘉宾、艺人选择上是什么样的标准?

  臧天朔:我觉得就是说这个大舞台,最起码的,咱也别说多么深奥,最起码唱歌别唱两首有三首跑调的肯定不行,这个标准大概能说明白。我可以听出来平时你在音乐上对它的一种态度,你的排练时间,你把心思用了多少放在音乐上,这是我能听出来的。

  我们找的基本都是音乐态度上比较那什么的,知道时间是用来做什么的那种,不是只是玩票,天天背把吉他这儿飞那儿飞那种,留着长头发。基本应该是80%吧,这个目的可以达到的,周一到周四确实有很多小乐队,但小乐队因为时间也比较紧,一直需要他们音频,需要他们视频,实况演出的一些东西,很多都没拿上来,发现了一些纰漏,我在底下听,听到如果发现这种情况的时候,可能他们要唱五首歌,可能唱两首就停了,因为确实是,那么好的音响。这个大舞台是这样,小舞台音响也是非常棒的,品牌都是国际一流的,我的意思是不想让他们浪费这个东西,不能随便消费这个东西,所以80%到85%还算可以,未来还有几周,现在我极力让他们把音频和视频给我拿出来,不是钱的问题,而是站在这个舞台上的时候,不管下面有多少人,你应该对得起这个舞台,唱歌跑调这事儿,就跟你们做记者老写错别字是一样的。都是不应该发生的,所以在这方面可能会比较严格。

  臧天朔:因为我们还得考虑大家的性格问题,搞乐队的人都有性格的,他的人和他的能力有多大,你别觉得这乐队特牛,确实业务上很好,但人和上不行,弄完了谁都别扭,那就…是吧,把自己摆得高高在上的。所以等于是我们自己做了30年,在这块我们有自己的标准,在这方面我们也在辨识。

  不同于传统音乐节的摇滚和民谣主题,这次的音乐节因为战线拉长,也给了总导演臧天朔和其团队更多发挥和拓展的空间。他介绍,音乐节涵盖7大主题:天籁草原、草原摇滚乐团、民谣音乐节、中国摇滚群英会、多伦湖儿童艺术节、中国国家交响乐团、多伦诺尔群星闪耀。

  云音乐:音乐季和传统音乐节在概念上有什么差异?

  臧天朔:音乐节和音乐季的区别,音乐季可以放很多东西,因为有时间嘛,音乐节就不行了,严格说音乐节叫摇滚音乐节,一般都是这样的,现在我们知道的都是摇滚音乐节,音乐季就可以分成不同的节,比如其中我们分成七个节,它是这样的。比如8月11、12、13,等于是有三种音乐,一个是小孩的,11号;第二天是我的,我和我的朋友们;第三天是非金属,重金属,19号也是,19号国交,国交完了是……反正三天也不一样。

  云音乐:其实在音乐季上也有一些新锐乐队、歌手,在这些新秀当中有没有您自己特别看好的?

  臧天朔:有,现在正在挑这些乐队,我现在心里面有几个不错的,一听就能听出来,每天排练时间用三个小时、四个小时还是五个小时,还是一分钟没用,马上就能知道,这东西说不了笑话,我怎么口若悬河说自己如何如何,一上台就听出来了。

  我发现了几个,一个叫青蛙,这可能是个老乐队,真的不错,唱歌音准,品质很高。还有一个叫无有乐队凤凰彩票官网(fh03.cc)的,还有一叫情人节乐队的,真的不错。昨天晚上发现了三个女孩乐队也挺好,你能听出来他们最起码一天的心思有50%是放在这儿,另外50%在其它方面。

  臧天朔:实际上我觉得历史都在重复,就跟最早的时候我们哪儿知道什么叫Blues,我们哪儿知道什么叫爵士,我们哪儿知道什么叫摇滚,Rock and Roll,我们哪儿知道什么叫Heavy Metal,我们哪儿知道?根本不知道,还有非洲的一些音乐。其实我对音乐的兴趣,非洲音乐我也特别喜欢,刚才我说的重复的意思是,其实也是从那边移植来,但是我觉得我们应该有一个很好的……这是我的期待,作为听众来说,应该慢慢会养成一个听音乐的习惯,比如说我很早以前就说过,那时候我们崇拜香港人,后来我们又崇拜日本人,后来又崇拜韩国人,但实际上这些东西的根儿都在非洲、在美国,这个问题到现在解决不了。

  臧天朔:那一代人真是下了功夫了,我们中国人,要不你就好好做电子,也没有,我们的电子都是凤凰传奇那样的,广场舞那样的,这些东西……你也不能说人家不好,老百姓,大妈大爷晚上下了班没事儿跳跳也挺好。能不能再更那什么一点儿?你看我来之前我自己还支了两个东西,我也想琢磨琢磨那个,我自己支了俩新的东西,一转身就变,这么大一小键盘,里边有各种各样的,有比较电子的,我想把电子跟我们的真乐队放在一起,并不是放Program,就是说真正在奏,我也在奏,或者乐队是怎么样的,把他们都给加上新的装备进行链接,比如原来可能就一个音,但我把它连了,现在有电子音了,电子音如果能出一接口的话,就这里面,它又是什么样。各种各样的,也想做一个尝试,这两年电音可能火一点,这方面也要做尝试。

  臧天朔:其实我觉得作为音乐人,他再有性格,其实他还是希望站在舞台上炫耀自己,拿自己的智慧,他不是非得说……那你有本事你就自己在家里听,你妈你爸爸听,或者你的兄弟姐妹听也行,你别出来。他利用这个东西,你给他这个平台,他还是希望更多人听到,凤凰彩票娱乐平台(5557713.com)我们做的就是这样一个工作,音乐季不就是干这个的吗?

  云音乐:《理想不倒》之后,您在创作上有没有计划?

  臧天朔:有,我今年还要出唱片,我还是比较全域性的,什么样的风格都有一点,不太愿意一棵树上吊死那种,因为人有七情六欲嘛,怎么说呢,我这人还是比较真实,活得比较愿意那什么一点儿,不愿意那种,应该那样吧,自己特立独行我非得要那样,其实那样可能更舒服,但我不会那么去追求。

  臧天朔:他们一直在想劝说我能不能写一首像《朋友》这样的歌,但我告诉他们,这样的可能很难写了,但我也要努力写,比如也谈到过作品的问题,想到过一个歌名,因为现在大家都在从网络上,各方面看了很多,包括碰瓷的也好,乱七八糟这种事情出了很多。能不能做点儿事儿,比如歌名叫《多替别人想想》。

  在接下来的一周中,摇滚即将接棒,总导演臧天朔透露“真的摇滚要来了”,接下来摇滚空降草原又将释放出什么样的音乐力量,引人关注。

  杨明坤 本文来源:网易娱乐

  责任编辑:杨明坤_nk5101